合源生物吕璐璐博士:国内首款,长期生存获益,CAR-T疗法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带来重大突破


 
 
 

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B-ALL)是常见的血液恶性肿瘤之一。相较儿童,成人患者更易复发——约有60%-70%患者最终发展为复发/难治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r/r B-ALL)

 

很长一段时间,业界都存在“赌”的心态,“赌”有效的治疗;“赌”能找到合适移植的配型。但现实是残酷的:成人r/r B-ALL成人患者的常规化疗下,总体缓解率(ORR)仅约25%,完全缓解率(CR)仅约16%,平均生存期仅为2-6月。

 

好在横空出世的CAR-T疗法,正掀起血液瘤领域新的革命。曾经的血液科大夫吕璐璐博士,看到了成人r/r B-ALL的治疗曙光。

 

2018年,吕璐璐博士从跨国药企离开,带着一腔热情,参与创立了定位于CGT方向的合源生物,并担任首席执行官。而她为合源生物选择的第一个战场,便是成人r/r B-ALL。彼时,全球尚无一款针对该适应症的CAR-T疗法,国内更是空白市场。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挑战不可谓不大。

 

不过,4年的努力拼搏后,合源生物拿出了令人惊喜的数据。2022年10月,赫基仑赛注射液这款全自主创新的靶向CD19的CAR-T疗法,达到临床研究终点,2022年12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受理其新药上市申请(NDA)。换言之,我们将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见证国内首款、全球第二款用于成人r/r B-ALL的CAR-T疗法的诞生。如此,那便标志着国内近30年在成人r/r B-ALL领域的重大突破。

 

这款本土创新CAR-T疗法是怎样“从0到1”?拿到首个注册批件后,合源生物如何将这款产品的商业化价值运营到极致?同写意专访了吕璐璐博士,一同探寻背后的故事。

 
 
吕璐璐博士

 

 

 

1
三十年来的突破,冲刺最佳疗效

 

 

如果说,以利妥昔单抗为代表的靶向疗法已经推动血液瘤走向“慢病化”;那么,CAR-T疗法的出现,无疑让血液瘤患者的生存率“更上一层楼”。

 

2021年,美国FDA批准了首款用于治疗成人r/r B-ALL的CAR-T疗法Tecartus,显著提高了这一患者人群的ORR和CR,并使患者生存期显著获益。CAR-T疗法一跃成为当下成人r/r B-ALL的疗效最佳治疗手段。

 

而当视线转向国内,对成人r/r B-ALL的主要治疗方案有化疗联合/不联合造血干细胞移植(HSCT),以及新近批准的CD3/CD19双特异性抗体(Blinatumomab)和CD22抗体偶联药物(Inotuzumab ozogamicin)为代表的新型疗法。但可惜的是,目前尚未有一款针对成人r/r B-ALL的CAR-T产品在华获批,我国这类患者仍困囿于缺乏有效治疗手段,无法从该创新疗法中获益。

 

但吕璐璐博士相信,赫基仑赛的上市将会扭转这一局面。

 

在2022年12月举行的第64届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合源生物披露了赫基仑赛在治疗中国成人r/r B-ALL患者中的关键性临床数据,引发业界强烈关注。

 

该研究充分展现了赫基仑赛的潜力优势,包括持久的高缓解率和显著降低的CAR-T治疗相关毒性严重性。

 

从有效性来看,赫基仑赛的ORR达到82.1%,CR率为66.7%;在中位随访9.3个月时,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尚未达到。3个月时,赫基仑赛的缓解率能维持在64.1%,“而这部分3个月仍然缓解的患者中,预计有80%在12月时仍能持续缓解”。

 

而更令人振奋的一点在于,赫基仑赛治疗后,患者或能不需要再进行HSCT(造血干细胞移植)。试验中发现,接受赫基仑赛治疗后,不接受HSCT治疗的患者,到数据截止日期,持续缓解时间最长已超过18月,且仍在持续缓解中。“这表示,无论患者后续是否接受HSCT,均能表现出持续缓解和长期生存获益。”吕璐璐博士强调。

 

HSCT是r/r B-ALL患者的重要治疗手段,但并非“救命稻草”。吕璐璐博士以自己行医生涯的见闻举例:成人r/r B-ALL病情进展迅速,很多患者其实等不到移植;即便移植成功,也难以排除复发可能性,还会遭受移植带来的多种不良反应而导致生活质量大打折扣,甚至可能出现移植并发症继而导致死亡。移植后复发的现象,在赫基仑赛的的入组患者人群中也有体现——有近20%的患者既往接受过HSCT后,仍会复发或难治。

 

但吕璐璐博士同时也指出,目前还很难得出“赫基仑赛可以免除移植治疗”的确定结论,需要根据更大的样本量研究来进一步验证。不过,结合先前的I期和IIT探索临床研究,赫基仑赛已治疗超过100例中国r/r B-ALL患者,从积累的丰富数据中,“的确能看到这个趋势”。

 

除了上述各方面的疗效“能打”之外,就安全性而言,赫基仑赛的关键性临床数据也表现优异。

 

现阶段,对CAR-T疗法惯常被关注的严重副反应,包括细胞因子风暴(CRS)和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神经毒性综合征(ICANS)等,赫基仑赛均表现良好及可控——3级及以上CRS发生率为10.3%;3级及以上ICANS发生率为7.7%,且无非预期靶向CD19 CAR-T治疗导致的不良事件发生。

 

本来,成人r/r B-ALL患者疾病恶性度高,疾病进展迅速,已使临床研究极具挑战。而合源生物面临的情景更为复杂——在赫基仑赛的关键性临床研究中,入组患者先前接受过各种治疗,不仅是复发难治,还是复发难治中的特别严重的类型。“比如说难治患者比例高、肿瘤负荷高、还携带有预后不良密切相关的异常基因。” 吕璐璐博士补充道。

 

但即便如此,赫基仑赛依旧取得非常亮眼的数据——在一众成人r/r B-ALL的现有疗法中,以凭借更优的疗效和安全性脱颖而出,吕璐璐博士为之鼓舞——“我们相信,这是成人r/r B-ALL疾病治疗的重大突破。”

 

上述成就之所以成为可能,吕璐璐博士认为背后有三点原因。

 

首先是从产品本身,赫基仑赛基于全球独特的CD19 scFv“HI19a弹头”,不同于其它已商业化产品的“FMC63弹头”;其次,赫基仑赛还配备了全自主开发的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体系,关键参数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先进的制造工艺和质量体系是产品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有力保障,截止目前在ALL适应症中,赫基仑赛的生产制备成功率达到100%;最后,伴随CAR-T疗法临床研究和商业化推进,医生对副反应的处理熟练度也今非昔比——这些都保障了赫基仑赛的高持久缓解率疗效,并能够将CAR-T的安全性风险降到最低。

 

 

 
2

预备,从研发到商业化的飞跃

 

 

新药研发,九死一生。这句话的背面是,那“一生”需要为“九死”买单,否则创新或将难以为继。

 

作为合源生物准第一款跑出来的产品,赫基仑赛可以说是背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因此,合源生物的下一步打法非常明晰——在推动现有多个针对血液瘤、实体瘤等管线产品的同时,全力实现赫基仑赛临床价值和商业价值最大化。

 

在首个NDA申请适应症成人r/r B-ALL的基础上,合源生物的下一个瞄准对象,即是临床用药急需的儿童患者。吕璐璐博士透露,赫基仑赛治疗儿童和青少年r/r B-ALL的适应症已于8月份获得国家药监局IND默示许可,这也是赫基仑赛继成人r/r B-ALL,r/r NHL后的第三个IND批件。

 

根据吕璐璐博士的说法,赫基仑赛在治疗儿童患者的IIT临床研究中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数据。合源生物计划结合儿童患者IIT临床研究数据,儿童患者注册临床研究数据,以及赫基仑赛成人患者关键性临床研究数据,与药监部门沟通申报。在近些年国家鼓励儿童药研发的背景下,凭借良好数据,赫基仑赛有望获得r/r B-ALL儿童适应症的加速批准。

 

除了年龄层的扩大,治疗位阶也是值得探索的方向之一。为了更大的商业价值,更多惠及患者,创新产品势必会从现在末线被推往前线。

 

合源生物也正在这么做,目前正在与临床专家和监管机构沟通B-ALL前线治疗的试验设计。“未来,早期患者甚至可以到日间病房接受CAR-T治疗。”吕璐璐博士如是展望。

 

不过话说回来,拿到上市批件只是商业化“万里长征第一步”。尽管目前成人r/r B-ALL领域内,赫基仑赛面临的竞争者少,独占优势或可维持2-3年,但也要做好其它竞品最终入场的准备。此外,在合源生物的规划中,积极纳入国家医保也是商业化的重要一环,“必须要发挥好自主创新带来的成本优势,为放量未雨绸缪”。

 

合源生物现有的全自主开发的生产工艺,赋予赫基仑赛制备高成功率和较低成本的优势。在未来,合源生物还将继续将其“打磨”——让细胞培养时间更短,通过放行更快。此外,基于工艺的关键原辅料,合源生物也在按计划进行逐步国产替代。

 

与此同时,合源生物正在迅速释放产能,位于天津的首个商业化生产基地已于2021年6月份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产能释放后可满足年约2000例患者的用药需求。”吕璐璐博士透露,“随着商业化进程和适应症拓展的不断推进,合源生物也在规划第二个商业化生产基地,以满足更多的患者用药需求。”

 

以国内为起点,赫基仑赛的“矢量箭头”亦指向海外——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医药市场,将成为赫基仑赛全球化的首站。

 

2022年1月,就ALL适应症,赫基仑赛已获得FDA授予“孤儿药资格认定” (ODD)。这意味,合源生物可凭借现有在中国获得的100例安全性数据,以及中国多中心关键性临床研究数据来支持美国BLA。但鉴于近年因人群代表性不足导致出海折戟的先例不在少数,合源生物也做了二手准备——争取白种人的桥接试验。

 

当中国NDA正式被受理后,合源生物将会递交完整数据包给FDA,申请IND并为申请pre-BLA会议做好准备。“先前已与FDA进行过沟通,FDA认可我们的临床数据,涉及药学和质控与美国标准接轨等问题解决也已完成。”吕璐璐博士进一步补充。

 

除了首个产品-赫基仑赛的整体商业化进程外,合源生物持续构建极具扩展性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管线,前瞻性战略布局覆盖血液肿瘤、实体肿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非肿瘤疾病领域,涵盖创新型单、多靶点产品、通用型细胞治疗产品等10余种管线产品,同时有全球化专利布局和权益。就在2023年春节前,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合源生物HY004细胞注射液的两个适应症临床试验许可申请已被受理。据了解, HY004细胞注射液是双靶点(CD22/CD19)CAR-T,具有独特设计的 LOOP CAR结构,临床前体内外研究表明,Loop 22×19 CAR-T比其他结构的CAR-T表现出更强的增殖和抗白血病作用。

 

 

 
3

聚“合”力,“源”梦CGT未来

 

 

赫基仑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成功?这是外界好奇的点,也是吕璐璐博士感慨之处。

 

在她看来,离开国家级院所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临床研究者、合源生物的科学顾问与专家、各级政府以及公司股东这一路帮助,离开团队的支撑,合源生物很难走到今天。

 

颇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是现任合源生物首席医学官一职的陈长汀博士。此前,用吕璐璐博士转述的话来说,陈长汀博士“在FDA 有超过十年的药审经验,并且拥有美国执业医师资格”,深知做成一款药的不容易。一次日常间的老友电话,让陈长汀博士认真考虑起未来的打算。

 

“合源能给你带来事业成就感。”——面对吕璐璐博士这一橄榄枝,陈长汀博士仅在两个小时后,就做出加入合源生物这个在其先生看来过于疯狂的决定,决心帮助这款“当时认为最具商业化成功可能性的产品”获得成功。

 

这只是诸多海外科学家加入合源生物的缩影之一。现任合源生物首席技术官王永增博士、首席科学官周立博士等人也有类似的故事。他们的到来,帮助合源生物的产品制定国内外数据接轨、制定商业化路径。

 

合源生物另一动力引擎,则源于具有丰富CGT实战经验的本土人才。以他们为基础的人才梯队,是合源生物快速商业化能力和成药路径核心能力的坚实保障。

 

回忆过往几年,吕璐璐博士直言,赫基仑赛是团队24小时在线,“死磕”出来的产品。“他们敢干、敢刻苦攻关,有不要命的钻研精神”,是她引以自豪和信任的团队。

 

如果说内部付出是“理所应当”,那来自行业内的外部专家的无私帮助,则是出于对守护患者健康的使命感,尤为让吕璐璐博士感激。

 

正如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马军教授所言:“做药,一方面是技术的问题,但又不全是技术问题,它是一个资源的强大整合,不是孤零零一个创新药企就够的。”

 

常将“聚合力、源未来”挂在嘴边的吕璐璐博士,更愿意把合源生物的成就,视作聚合了一众人才、资源,投入艰苦卓绝努力的水到渠成。而合源生物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等国家院所的合作,就像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显然,赫基仑赛仅是合源生物的起点。在一众研究中找出“明珠”后,基于旗下三大技术平台——CAR平台、基因编辑平台、iPSCs多免疫细胞平台,合源生物正有条不紊地孵化潜在FIC产品。这些项目商业化推进不限于国内,合源生物“也在逐步开展海外的商业化开发与BD工作”。

 

吕璐璐博士先定了一个小目标——解决未来3-5年的问题。在其规划布局中,CAR平台、基因编辑平台、iPSCs平台相互协同,首先解决血液瘤临床需求,将从自体CAR-T走向“现货”CAR-T疗法;再通过改造γδT细胞、NK细胞等迈向实体瘤;面向未来的iPSCs多免疫细胞平台,一方面解决通用细胞来源,另一方面可切入组织再生领域,迈出肿瘤外的重要一步。

 

这些布局会为合源生物带来哪些可能?光是看看赫基仑赛的案例,就足以让市场对这个团队报以期待。

 

靶向CD19的策略,不论从获批还是在研层面,几乎都占据CAR-T赛道的半壁江山。可是,合源生物却仍凭借自己对疾病和药物的独特理解,做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差异化。当资本和产业需要新故事,吕璐璐博士倒没有多少被耸动:“聚焦与合作,仍是合源发展的基调,在这基础上我们会进一步加强自我能力建设。”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