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药厂”的2023:失去的与挣扎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对2023年的辉瑞来说,太契合不过。

 

今年开年,辉瑞披露2022年全球营收总额达到1003亿美元——这不仅创下了公司历史新高,而且使其一跃成为全球首家年度营收超过千亿美元的制药公司。很大程度上,这离不开辉瑞在COVID-19疫苗和口服药的两手布局。

 

可惜COVID-19的红利,并不能持续太久。随着行业热点的转向,“千亿美元营收”的成就之后,是辉瑞不断下调的营收展望。2023年年末的最近一次公告,这家MNC再次预警。

 

辉瑞称,它上调了成本削减计划的目标,预计在明年年底前节省40亿美元,比10月宣调的预期还要减少5亿美元。在上周的电话会议上,辉瑞高管没有详细说明具体的削减成本措施,只表示70%的削减将来自研发,其余30%来自销售、信息和行政职能。

 

同时,辉瑞还额外透露了2024年预期总收入,在585亿美元至615亿美元之间——这比华尔街的数字少了50亿美元左右,也远低于其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创下的纪录。

 

不出意外地,下调的预期引发了投资市场对其核心盈利能力的担忧。公告当日,辉瑞的股价跌幅超过7%,创下自2014年以来新低。

 

辉瑞股价何时能回到高位,也是横在投资人心中亟待解答的。摩根大通的分析师认为,在公司核心盈利能力持续不确定的情况下,“不太可能看到股票恢复的明确路径”。这是一针见血的评价。

 

对于“宇宙大药厂”而言,2023年与其说是王车易位的调整之年,反倒更像是左支右绌的错失之年。COVID-19资产的涨势,并没有后来者接续。而老生常谈的专利悬崖,也未能找到安全的着陆点。至于GLP-1等热门赛道,这家巨头彷佛疲惫的赶路人,跌跌撞撞。

 

为数不多值得欣慰的,或许就是ADC等领域的交易了。几经等待,辉瑞终于在2023年的尾巴完成对Seagen的收购,获得数款商业化和在研ADC产品。此外,它还希望在通过其他合作,站稳细分领域市场。

 

但外部跳板究竟能将这家公司带向何处?目前,外界仍未捕捉到更多的方向。同样深陷于业绩疲软的MNC案例表明,没有理由相信,光有钱就能换来一个可期的明天。

 

 

 
1
过山车之痛

 

COVID-19红利的消退,似乎超出众人的预期,即使是辉瑞自己。

 

12月中旬的电话会中,辉瑞CFO David Denton再次指出,2024年Comirnaty的销售预测设定为低于假设的疫苗接种率,销售额将继续下行,因为“COVID-19组合前景存在固有的可变性”,预计收入约80亿美元。

 

辉瑞的另一位灵魂人物,CEO Albert Bourla,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更是坦言,这一预测是偏“现实且保守的”。

 
 

2023年以来,辉瑞不止一次公开在业绩报中提到,“由于COVID-19放量减缓而导致的业绩下滑”。这种预防针,最先表现在财务数字上。

 

COVID-19产品组合2022年共计产生近570亿美元的销售额,约占辉瑞总收入的近60%。而从今年年初开始,这部分营收就显著下滑。在第二季度业绩报告中,曾位列辉瑞收入TOP7的产品Paxlovid不见身影。10月,辉瑞宣布,美国政府将退货约790万疗程的Paxlovid,使得辉瑞下调营收指引时,将Paxlovid预期缩水约70亿美元。

 

股票节节攀升的神话,早已沦为过去式。相反,自今年年初以来,辉瑞股价已从每股近57.17美元跌至27.07美元,直接腰斩。

 

Paxlovid和Comirnaty当然难辞其咎。但是,从基本面来看,辉瑞最该审视的是整个盘子的布局:在其他非一过性的市场上,辉瑞还没有压中神什么高前途、高潜力的资产管线。

 

细数2022年财报还可以发现,扛起收益大旗的依旧是抗凝药物Eliquis、肺炎疫苗Prevnar family“两元老将”,销售额分别同比增长9%与20%。在肿瘤领域,辉瑞手中唯一一款有50亿级别的Ibrance由于受到市场冲击,开始有走下坡路的趋势。另外两款10亿美元级别的药物,分别是前列腺癌药物Xtandi和肾癌药物Inlyta,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负增长。

 

市场以及投资者看在眼里的,还有辉瑞近在咫尺的专利悬崖。

 

SVB Leerink分析师计算,到2030年,辉瑞将失去11种药物的专利独占权。关键药物Eliquis与Ibrance均在内,预计将占辉瑞2025年收入的23%。随着专利届满,2025年至2030年,辉瑞收入损失将高达180亿美元。

 

为扭转客观的财务疲软表现,一系列内在改变策略已经浮现——辉瑞同时走起了“降本增效”之路。辉瑞表示,除了10月份披露的35亿美元削减计划外,还计划再削减5亿美元的成本,预计到2024年底将削减40亿美元的成本。

 

辉瑞不得不做减法。目前,辉瑞已启动多轮裁员,在全球范围内累积裁员已超2000名。

 

10月30日,辉瑞关停位于新泽西州的工厂,进行的791人的人员调整,英国肯特郡桑威奇的制药科学小分子(PSSM)部门裁撤,以及还在密歇根州和爱尔兰两地的人员减免。此外,辉瑞决将Preveil 13肺炎疫苗在中国的商业合作关系扩展给科园信海,原销售团队撤离中国市场。

 

研发方面,辉瑞第大刀阔斧砍掉了5项临床项目,包括两个II期项目和三个I期项目,涉及癌症和皮肤病等领域。

 

 

 
2
错失的机会

 

“掉头”已成了COVID-19概念股的宿命。2023年以来,辉瑞持续在抗感染、炎症与免疫学、内科医学、肿瘤、罕见病、疫苗领域布局“高影响”药物,启动了80多条临床管线。

 

但追逐热点的过程并不顺利。商业端,Comirnaty和Paxlovid的落寞,被延续到了辉瑞另一项颇具潜力的资产上——RSV疫苗Abrysvo,号称是辉瑞“未来重要的收入增长贡献者之一”。

 

5月,一度空白的百亿美元RSV疫苗市场齿轮开始转动。GSK、辉瑞两家巨头推出的RSV疫苗都被FDA批准用于6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较量转移到了商业化阶段。同样是第三季度,早于Abrysvo一步先获批、来自GSK的Arexvy,比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高出近100%,卖出8.6亿美元——Abrysvo却只有3.75亿美元。

 

第一个销售回合的胜负已分,辉瑞将目光转向Abrysvo的适应症开拓,先后启动了两项新的II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该疫苗对严重RSV高危成人群体预防RSV感染、2岁以上18岁以下RSV高危儿童的预防效果。

 

但问题是,这方面的市场前景会明朗么?毕竟,在Abrysvo新获批的母婴市场,辉瑞还需要与赛诺菲、阿斯利康推出的中和抗体Beyfortus竞争,后者可以直接向婴儿给药。

 

而在大热的GLP-1赛道,诺和诺德、礼来等领跑在前,股价和市值一路水涨船高。毫不夸张地说,外界对下一任“药王”PD-1单抗的期待,正被这种新型减肥药分去。眼见GLP-1将诺和诺德推向富可敌国,辉瑞寄希望于两款口服小分子GLP-1激动剂:PF-07081532、Danuglipron。

 
 
 

可如今来看,辉瑞期待达到100亿美元左右的年销售额愿景,也在2023年破灭了。

 

6月,辉瑞旗下口服GLP-1类药物Lotiglipron,由于在中期临床中观察到服用患者转氨酶升高而停止开发。12月,因为观察到不良反应发生频率较高,辉瑞又暂停了每日服用两次的另一款GLP-1类药物danuglipron的III期研究。

 

虽然还有PF-07081532坚挺——具有更长的半衰期,并支持每日一次的口服使用,但是,PF-07081532是在danuglipron基础上优化,其最终的安全性仍然需要数据证明。有行业人士称,在注射类GLP-1药物上全面落后的辉瑞,也基本失去了在口服类剂型上追赶礼来的希望。

 

此外,早期管线最具争议的,是其2023年年初就被“优化”的罕见疾病治疗领域。

 

根据公开资料,辉瑞当时的剥离包括了神经病学和心脏病学领域的大部分早期罕见病项目,以及尚未进入临床试验的基因治疗项目。而从最新公布的前期管线来看,辉瑞罕见病/非恶性血液学管线中,只有VTX-801一款药物身影。

 
 

4月,辉瑞重启III期临床的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基因疗法fordadistrogene movaparvovec的开发,该药曾在2021年12月因为在Ib期研究中1例患者死亡而暂停。

 

辉瑞将Sarepta Therapeutics的Elevidys视为潜在竞争对手,选择不提前公布该疗法的关键研究结果。Bourla表示,推迟读数将给“产品成功提供更多机会”。可是,这似乎仍是没什么证据的一面之词。

 

 
3
外部跳板

 

2023年,挣扎中的辉瑞在积极挑战、努力寻找新的商业平衡。

 

面对增长危机的大药企,选择收购一家颇具潜力的重磅产品或Biotech,能迅速带来现金回流,也是其调整前进步伐的一贯做法。

 

例如艾伯维,为应对专利危机,斥资101亿美元收、87亿美元,分别收购了有着40多年历史的ImmunoGen与神经科学公司Cerevel Therapeutics。今年,默沙东则以13.5亿美元、6.1亿美元收购Imago BioSciences、Caraway therapeutics。

 

辉瑞曾公开表示,公司将计划扩大对业务发展的依赖,通过合作伙伴关系从外部Biotech获得更多药物项目。它希望通过Seagen阻止其财收的进一步下滑。

 

12月14日,辉瑞以430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对Seagen的收购——该笔交易额使辉瑞雄居今年全球大额并购企业榜首。

 

(2023年制药行业并购TOP10 图源:药智头条)

 

正所谓风浪越大,鱼越贵,辉瑞也有自己的考量——Seagen能为辉瑞打的牌有很多。作为领先的ADC公司,美国目前批准的12种ADC中有3种属于Seagen。未来十年内,Seagen产品组合每年或将贡献100亿美元,至少在2024年的财务指引上,辉瑞就预计其可带来31亿美元收入。

 

为充分放大Seagen所带来的优势,辉瑞肿瘤部门的新领导层中,一半是辉瑞老员工,另一半将来自Seagen。辉瑞还对将组织结构进行重组,将肿瘤商业化和研发业务整合,成立肿瘤商业部。同时,在新构架下,辉瑞还将肿瘤商业部门分成了两个组织,一个负责美国的业务,另一个负责世界其他地区的业务。

 

完成收购Seagen的第二天,辉瑞的布局处见起色。12月15日,FDA批准Enfortumab vedotin(Seagen/安斯泰来)+K药(默沙东)联合疗法上市,用于治疗一线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la/mUC)成人患者。这比PDUFA日期提前了将近五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该适应症已于今年4月获FDA加速批准,此次批准是将其转化为常规批准,直接将辉瑞抬进“PD-1+ADC联合疗法”时代。

 

同日,辉瑞还与和铂医药达成了全球权益合作,以5300万美元预付款和近期付款,引进后者开发的潜在BIC的MSLN ADC新药HBM9033。根据协议,辉瑞后续还要支付10.5亿美元里程碑金额,以及高个位数到高十位数不等的销售分成。

 

即使如此,辉瑞恐怕还是不能高枕无忧。从外部购买ADC资产的巨头,可不止辉瑞一家。某种程度上,行业的海淘不过是将商业化的厮杀前移。辉瑞仍要拿出实打实的成绩才行。

 
参考文献:
1.Moderna’s commercial lead ousted as mRNA biotech taps leading execs to front all sales, marketing work;fiercepharma

 

2.ASH: Pfizer, swimming in crowded waters, eyes wide impact for sickle cell, hemophilia assets;fiercebiotech
 
3.Pfizer to deepen cost cuts as latest sales forecasts miss expectations;biopharmadive

 

4.出售早期资产,“宇宙第一大药厂”辉瑞拥抱确定性;同写意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