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减肥药的暗面:GLP-1、钱与站台专家


 

李·卡普兰(Lee Kaplan)带着一个紧急信息走上讲台,他告诉医生同行们,他们拥有对抗美国肥胖危机的有力武器:他们的处方笺。

 

在波士顿地区的一家酒店,卡普兰对参加其年度肥胖症课程的约400名医生说,几十年来,单靠饮食和运动方面的指导已经失败了。卡普兰是美国著名的肥胖症专家,他敦促医生们转向新一代减肥药物,包括诺和诺德生产的Wegovy,这种药物可以帮助数千万深受肥胖困扰的美国人。

 

他说,肥胖症应该像高血压或糖尿病等其他慢性病一样,终身服用处方药,积极治疗。“只要身体还有患上肥胖症的可能,我们就必须使用这些药物。”他在2023年6月的会议上说。

 

卡普兰对美国肥胖问题的解决方案,与诺和诺德对Wegovy的财务雄心密切相关。这家以糖尿病药物闻名已久的丹麦制药商,正在转型成为全球最大的减肥疗法公司。

 

诺和诺德告诉投资者,它的目标市场是全球7.64亿肥胖症患者。该公司最赚钱的业务地区是美国,那里三分之二以上的成年人体重超标或患有肥胖症,药价往往是全球最高的。对那些接受每周注射给药的美国用户,诺和诺德每月收取1300美元。

 

卡普兰是达特茅斯学院医学院肥胖症医学主任,他是Wegovy的有力支持者。直到去年,这位69岁的肠胃病学家领导着麻省总医院的肥胖、代谢和营养研究所,并在哈佛医学院任教。他还是一名高薪代言人:根据路透社对美国联邦数据的分析,诺和诺德在2013年至2022年期间为卡普兰的咨询工作和旅行花费了140万美元。

 

李·卡普兰
 

这些款项,只是诺和诺德宣传活动的一部分。该公司希望说服美国医生,让Wegovy成为史上处方量最大的药物之一,并令保险公司为其买单。分析发现,在过去十年中,诺和诺德至少花费2580万美元在美国医疗专业人士身上,以推广其两种肥胖症药物Wegovy和Saxenda。

 

该总数仅包括诺和诺德报告的与这两种药物具体相关的付款;在美国联邦数据中,诺和诺德有时向肥胖症专家支付的费用远高于此,但并未指明任何药物的名称。

 

例如,诺和诺德报告支付给卡普兰的款项中,只有约26.20万美元被该公司归类为与这两种药物直接相关,还有约13.16万美元用于一种与Saxenda活性成分相同的老式糖尿病药物。诺和诺德还向卡普兰支付了约97.60万美元,但没有指定任何药物。研究这些行业付款的专家说,制药商在如何划分其对医生的支出方面,有很大的自由度。

 

路透社研究了诺和诺德用于演讲、咨询、食品和差旅的费用,但排除研究、与Ozempic有关的费用。Ozempic是诺和诺德的一种糖尿病药物,由于其活性成分与Wegovy相同,因此在减肥方面也大受欢迎。

 

诺和诺德支付给美国医生的费用
 

总体而言,2013年至2022年期间,至少有57名美国医生从诺和诺德那里接受了与Wegovy或Saxenda有关的付款,每人至少有10万美元。他们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群体:根据路透社对他们的履历和论文作品的审查,其中41人是肥胖症专家,他们经营体重管理诊所、在学术医院工作、撰写肥胖症治疗指南或在医学协会担任高级职务。

 

波士顿会议上的另一位发言人,是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研究员、肥胖协会前主席唐娜·瑞安(Donna Ryan),该协会由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组成。分析发现,瑞安在过去十年中,接受了诺和诺德超过100万美元的资助,其中包括与Wegovy和Saxenda有关的约60.07万美元。一名机构官员透露,瑞安在说服美国人事管理局为数百万联邦工作人员提供Wegovy和类似药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制药公司向医生支付药物推广费、演讲费和咨询费是合法的,在美国也很常见。长期以来,批评者一直认为,这种做法鼓励医生将企业利益置于患者福祉之上。

 

瑞安和卡普兰称,他们与制药商的合作对于改进治疗手段严重缺乏的慢性病至关重要。他们表示,Wegovy等药物非常有效,制药商的资金不会影响他们的医疗建议。

 

“我不会向药企卑躬屈膝。如果我不能为我所做的事情辩护,认为它既恰当又合乎道德,那么我就不应该做这件事。”卡普兰补充说。

 

诺和诺德在2013年至2022年间向李·卡普兰支付费用明细
 

诺和诺德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说,公司与医疗专业人士的合作不仅限于药品营销。

 

“要预防和战胜肥胖症这样严重的慢性疾病,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提供正确的药物。”诺和诺德强调,“这就是我们与医疗专业人士、机构和其他专家合作开展研究、教育和提高人们对肥胖症认识的原因,而肥胖症长期以来一直未被充分认识和误解。”

 

卡普兰、瑞安和其他诺和诺德资助的专家们,一直在推动向大部分肥胖症患者紧急开具Wegovy和类似药物的处方,并推动政府和私人保险公司全面承保。该公司及其一些受雇专家称,拒绝承保等同于歧视肥胖症患者,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肥胖症是他们咎由自取。

 

是否有必要大量开具处方和扩大这些药物的覆盖范围,仍然是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路透社采访了10位具有肥胖症方面的临床医生或研究人员,他们对如此广泛地使用这些药物,尤其是推向许多没有其他体重相关疾病的超重者是否明智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这些药物有严重的副作用,需要更多的研究,而且广泛采用这种昂贵的药物,会给美国医疗系统带来沉重的成本负担。

 

Wegovy和类似药物可引起严重恶心、肌肉萎缩,并可能导致肠梗阻。由于与自杀念头的潜在关系,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启动了对这些药物的严格审查。部分医生警告说,过度开具这些强效药物会使患者面临不必要的未知风险,而这些风险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发现。

 

一些专家建议采取更为谨慎的方法,首先为严重肥胖或患有严重体重相关疾病的患者开具处方。英国NHS就采取了这一策略来限制用药资格。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儿科和内分泌学名誉教授罗伯特·卢斯蒂格(Robert Lustig)说,对于这些情况严重的患者,潜在的获益超过了药物的风险和成本。

 

“我并不反对这些药物,我反对的是对所有人滥用药物。”研究肥胖症数十年的卢斯蒂格说,“但这正是制药公司想要的,因为钱就在那里。”

 
Wegovy注射器
 

 

 
1
终身治疗

 

Wegovy等药物统称为GLP-1受体激动剂,在全球肥胖率飙升的背景下,公众对它们的兴奋是可以理解的。

 

GLP-1药物最初是为治疗糖尿病而开发的,它们模仿一种天然激素,减缓消化速度,让患者在进食后感觉更饱。诺和诺德是首家获准销售用于减肥的GLP-1药物的公司——2014年美国FDA批准了Saxenda上市,Wegovy也在2021年成功拿到新适应症。

 

在临床试验中,Wegovy与饮食和运动相结合,帮助人们平均减轻了15%的体重。这远远超过了以前的药物,包括Saxenda。诺和诺德还声称,试验显示,与安慰剂相比,服用Wegovy的患者心脏病发作、中风或死于心脏病的发生率降低了20%。

 

这些结果引发了对Wegovy和Ozempic的抢购,供不应求。旺盛的销售使诺和诺德在几个月前成为欧洲市值最高的公司,达到约4200亿欧元。

 
Wegovy等减肥药处方飙升
 

诺和诺德表示,截至2023年11月初,使用Wegovy的美国患者还不到100万,这一数字受制于药物短缺、保险覆盖率参差,以及许多寻求减肥的人转向Ozempic。

 

尽管如此,这些药物对许多保险公司、雇主和政府机构来说仍是一个难点。他们不愿意为诺和诺德坚称应终身使用的药物支付高昂的价格。试验表明,停药的患者通常会恢复大部分体重。

 

这正是卡普兰和其他诺和诺德资助的医生发挥作用的地方。路透社的分析,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让外界了解到诺和诺德过去十年里招揽肥胖症领域专家的活动。他们在培训课程、医学会议和出版物中提出的建议,影响着全国成千上万名医生如何治疗病人。

 

医生们经常参加卡普兰为期几天的课程,以满足继续教育的要求,或为获得肥胖症医学认证做准备。2023年,诺和诺德为卡普兰的课程捐助了1万美元。

 

监管机构批准的Wegovy美国处方标签建议,BMI达到或超过30(肥胖的临界值)的任何人都可服用该药。该建议还适用于BMI为27且至少患有一种与体重有关的疾病的人群。总之,这将覆盖约46%的美国成年人,即约1.2亿人。

 

美国成年人平均身高的男性和女性的BMI水平
 

接受诺和诺德资助的医生之一,耶鲁大学体重管理中心的阿尼亚·贾斯特雷博夫(Ania Jastreboff)抱怨说,与46%符合条件的成年人相比,超重的美国患者使用减肥药的占比很小。她引用了2016年的一项研究,当时尚未出现对最新GLP-1药物的追捧浪潮,该研究发现该群体中仅有2%的人使用减肥药。

 

同样在2023年6月的会议上,贾斯特雷博夫对医生们说:“这太糟糕了。难道治疗2%的心脏病患者、2%的癌症患者、2%的艾滋病患者或任何其他疾病患者就足够了吗?”

 

自2017年以来,诺和诺德一直向华尔街分析师强调这2%的数字,以说明尚未开发的需求。

 

贾斯特雷博夫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2014年至今,她总共接受了诺和诺德近13万美元的咨询费和其他酬劳。

 

在会议上,她强调要让患者长期服药,以防止体重反弹。“肥胖症是一种慢性疾病,这就需要终身治疗。”贾斯特雷博夫说。

 

贾斯特里博夫还曾为礼来从事肥胖症药物的临床试验工作,该公司销售的是Wegovy的竞品。礼来的另一种GLP-1药物Zepbound在2023年11月获批用于减肥,其活性成分与该公司的Mounjaro相同,后者属于一种糖尿病药物,也常用作减肥。

 

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礼来没有直接回应关于GLP-1药物的处方范围及其高昂成本的争论。因为Zepbound获批时间较晚,礼来为推广该药而向医生支付费用的程度,在美国联邦数据中尚不清楚。

 

不过,跟诺和诺德相似,礼来表示,它与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在研究、药物开发和教育方面开展合作,因为“肥胖症是一种严重的疾病,由于错误信息和污名化,它常常被误诊和误治”。

 

一些肥胖症研究人员表示,诺和诺德招揽的专家在呼吁广泛使用GLP-1药物方面走得太远了。据2021年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估计有40%的肥胖症成人“代谢健康”,这与最近其他一些研究的结果相吻合。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患者可能会增加体重,但不会有额外的严重疾病风险。

 

罗格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阿亚娜·阿普里尔-桑德斯(Ayana April-Sanders)说:“越来越多证据表明,体重秤上的数字并不会导致代谢健康不良。”

 
诺和诺德正在转型为世界最大的减肥疗法公司
 

 

 
2
“太过分了”

 

路透社研究了美国联邦公开支付数据库的资料,该数据库是十多年前根据《平价医疗法案》建立的。法案要求,制药和医疗器械公司向医生、其他医疗专业人士和教学医院支付的咨询、演讲、研究、差旅或餐饮费用必须报告,以防止不必要的利益冲突。

 

但是,透明度的提高,并没有抑制产业资金的流动。从2014年首次完整收集全年数据开始,这些公司的相关支出从65亿美元,激增到2022年的126亿美元。

 

一些医生说,诺和诺德的付款,体现了行业资金的泛滥如何主导有关医疗和保险的决策。

 

亚瑟·凯勒曼(Arthur Kellermann)博士是一名卫生管理人员,曾担任美国军医学校——健康科学统一服务大学院长。他说,诺和诺德向医生支付巨额费用,说明了制药行业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制药行业仍然认为,付钱给医学思想领袖来推广他们的产品是有价值的,而且很多人都很乐意签下六到七位数的支票。”他认为,如此慷慨的付款,“在道德和伦理上都太过分了”。

 

凯勒曼表示,随着销售的增长,医疗保险和保险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为这些极其昂贵的药物买单。最终的结果是,每个人的医疗费用都在上升。

 

卡普兰、瑞安和其他诺和诺德资助的肥胖症专家,驳斥了任何关于他们是制药公司传声筒的说法。

 

卡普兰称,他接受了许多公司的资金,并不受制于任何一家制药商。路透社发现,自2013年以来,在他从医药公司收到的210万美元中,有64%来自诺和诺德。卡普兰解释,这是因为诺和诺德多年来一直是少数几家从事肥胖症研究的大型制药商之一。

 

对于这比费用,卡普兰透露,其中一些用于支付其为数百名诺和诺德员工开设的6门肥胖症课。他说:“我们非常需要更好的教育,我喜欢称之为‘肥胖素养’。”

 

瑞安并不为拿了企业的钱而愧疚。她说,肥胖流行病的严重性要求医生与企业密切合作,帮助推动医学进步和扩大治疗范围。“纯粹主义者帮不了任何人。我为自己为肥胖症患者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

 
生产线上用于治疗糖尿病的Ozempic注射器
 

 

 
3
金钱与影响力

 

诺和诺德的资金流向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对减肥药的配药方式和报销范围具有广泛的影响力。

 

路透社调查了诺和诺德在为医生制定五套著名肥胖治疗指南的专家中所花的钱。这些指南的109名作者和审稿人中,有53人在2013年至2022年期间,接受了销售或开发肥胖症药物的公司的现金或实物付款。

 

路透社的分析发现,在支付给这些作者和审稿人的1240万美元中,诺和诺德占了80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与研究相关的费用。

 

其中一位医生,来自维克森林大学的杰米·阿德(Jamy Ard),也是肥胖症协会的新任主席。在这个职位上,他将监督该小组编写新“护理标准”的工作,初级保健医生经常将该标准作为快速参考指南,其中涉及Wegovy和类似疗法的建议。

 

阿德说,新标准还应为保险公司和政策制定者的决策提供帮助。他认为,标准应该强调,这些药物是一种长期治疗方法。

 

路透社的分析发现,阿德已经从诺和诺德收受了20多万美元。他说,肥胖协会将披露和处理参与制定标准的专家之间的任何利益冲突,但在规模相对较小的肥胖领域,这种冲突很难避免。

 

莱恩是肥胖症协会的前任主席,曾在彭宁顿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工作了二十多年。她还为美国NIH开展糖尿病和肥胖症研究,并共同主持了NIH一个小组的工作,而该小组负责编写治疗超重成年人的指南。

 

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的首席药剂师德勒·索拉鲁(Dele Solaru)说,该机构曾就是否改变对数百万联邦雇员提供的肥胖症保险咨询过一些专家,瑞安就是其中之一,“她很受好评”。

 

唐娜·瑞安
 

瑞安在波士顿的会议上说,她迫切希望扩大联邦工作人员的覆盖范围,将GLP-1药物纳入其中,因为这可以影响其他主要雇主跟进。她分享了有关肥胖症治疗优点的研究,并将政府官员与两个跟制药商有关联的重要团体联系起来:非营利性宣传团体“肥胖症行动联盟”(Obesity Action Coalition)、乔治·华盛顿大学“停止肥胖症联盟”(STOP Obesity Alliance)

 

诺和诺德、礼来和其他制药商都是“停止肥胖症联盟”的企业成员,每年至少捐赠2.5万美元。该组织表示,诺和诺德在2021年额外捐赠20万美元用于研究。

 

“停止肥胖症联盟”医学总监是斯科特·卡汉(Scott Kahan),他曾在卡普兰的肥胖症课程上发表过演讲,并计划协助阿德制定肥胖症协会的最新指南。路透社分析发现,卡汉在过去十年中接受了诺和诺德30多万美元的资助。他说,自己一直在努力“将利益冲突降到最低”。

 

“肥胖症行动联盟”也依赖诺和诺德的资助,该组织称,该公司是其最大的企业捐助者,每年捐赠超过50万美元。

 

瑞安的主张得到了回应。索拉鲁说,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得出结论,新的减肥药可以预防其他与体重有关的疾病,提高工作效率,具有成本效益。2023年1月,该机构公布其健康计划,他们必须为800万工人、退休人员和家庭成员提供至少一种GLP-1减肥药。但该机构没有提供关于费用的预测。

 

“肥胖症行动联盟”将这一决定视为其“倡导成功”的最高成就之一。“停止肥胖症联盟”研究项目主管克里斯汀·加拉格尔(Christine Gallagher)说,该组织把联邦雇员保险政策“作为一个范例,以帮助影响其他决策者”。

 

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表示,他们知道瑞安曾与制药公司合作,她在研究论文和其他地方披露了这一点。但官员并了解,瑞安在过去十年里从诺和诺德接受了100多万美元的资助。该机构称,其决定是基于对研究论文、临床指南和试验结果的客观审查。

 

诺和诺德CEO周赋德(Lars fruergard Joergensen)
 

 

 
4
疗效喜忧参半

 

Wegovy改变了一些患者的生活。47岁的丽贝卡·卡尔(Rebekah Carl)来自宾夕法尼亚州新哥伦比亚,自2021年10月以来体重下降了约90磅,她称Wegovy是“天赐之物”。她现在的体重不到140磅。

 

卡尔说,起初使用Wegovy时她有严重的恶心症状,但用另一种药物控制住了。随着体重的减轻,她的血糖、血压和胆固醇下降了。她的慢性膝关节疼痛也有所缓解。“这确实影响了一切。体重减轻了,活动起来也容易多很多。”

 

保险公司同意为Wegovy再支付一年的费用,这减轻了卡尔停药的担忧,因为她自己负担不起这笔开支。

 

但有些患者却没有获得同样的成功。詹·韦克斯勒(Jen Wexler)是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平面设计师,现年31岁,身高约5英尺,2021年底开始用药时体重为154磅。她在6个月内减掉了约25磅,但持续的恶心和疲劳让她很难进行锻炼。她不喜欢自己的感觉和外表;她的脸看起来憔悴、苍老。

 

停用Wegovy后,韦克斯勒的体重又增加了15磅,但她感觉自己更健康了,现在注重饮食和锻炼。

 

还有许多人尝试过GLP-1减肥药物,中途又放弃。路透社2023年7月报道称,根据2021年对美国药房报销单的分析,使用Wegovy、Ozempic或类似减肥药物的患者中,只有三分之一在一年后仍在继续。这项研究没有探讨人们放弃的原因,但健康专家认为,是出于副作用、药物短缺、高昂的保险共付额和自付额,或者是减肥失败。

 

随着每周有数以万计的新患者尝试这些药物,更多的健康问题正在出现。

 

根据2023年10月份发表的研究报告,一些患者在使用含有司美格鲁肽(Wegovy和Ozempic的活性成分)的药物后,出现了罕见的副作用,比如胃麻痹和肠梗阻。诺和诺德在一份声明中说,这项研究存在局限性,只反映了截至2020年收集的数据,而这一年正是美国监管机构批准Wegovy的前一年。

 

2023年6月,美国麻醉医师协会警告说,使用GLP-1药物的病人发生危险并发症的风险更高:手术中误吸。该学会说,药物消化速度较慢,可能使病人在麻醉状态下更容易反胃。诺和诺德称,其临床试验和上市后安全性数据并未显示GLP-1药物与肺吸入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GLP-1药物之所以如此有效,原因之一是它们可以进入大脑。医学专家说,这也许是它们有效影响饥饿信号的原因,但同样可能增加神经精神副作用的风险。

 

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正在研究GLP-1药物是否会导致自杀念头。据路透社9月报道,自2010年以来,FDA已收到至少265份报告,描述了服用这类药物的患者的自杀念头或行为。36份报告描述了自杀或疑似自杀死亡。

 
丽贝卡·卡尔每周为自己注射Wegovy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使用Wegovy的患者会失去大量肌肉。包括卢斯蒂格在内的肥胖症专家认为,这对老年人尤其有害,因为它会加剧与年龄有关的力量或活动能力的丧失。

 

“饥饿会导致肌肉和脂肪的同等流失,”他说。“这就是这些药物的作用。”

 

医生们说,这种风险是可以控制的。但一些肥胖症专家表示,部分患者是通过远程医疗公司和其他提供商获得这些药物的,缺少筛查和随访,而服用GLP-1药物的患者需要营养、力量训练和心理健康方面的指导。

 

这也是卡普兰开设肥胖症课程的原因,他希望能帮助到初级保健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卡普兰承认,随着越来越多的患者使用GLP-1药物,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但这对肥胖人群的好处绝对是巨大的。”他说,“我们不应该回避治疗。”

 

 

 
5
药价的砝码

 

诺和诺德虽然极力要求大幅增加Wegovy的处方,但一直坚持该药在美国高昂的价格,它向美国消费者收取的价格是欧洲消费者的三到四倍。与美国的自由市场做法不同,欧洲国家的医疗体系会协商出便宜的药品价格。

 

诺和诺德没有直接回应价格差异问题,但提到了之前的一份声明,该声明称,诺和诺德了解许多美国人在支付药品费用方面的困难,诺和诺德“专注于通过合作实现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美国保险公司和PBM通常会从制药商那里获得折扣和回扣,但不会透露具体数额。据福利顾问和健康政策专家称,即使Wegovy每月1300美元的上市价格有大幅优惠,其费用仍可能对医疗预算和保费造成严重挤兑。

 

2023年3月,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如果仅治疗10%的联邦老年医疗保险(Medicare)登记的肥胖症患者,在估计折扣率为23%的情况下,Wegovy的年支出总额将达到270亿美元。在扣除回扣和折扣后,这将相当于目前所有Medicare药物支出的近五分之一。

 

诺和诺德表示,Medicare应该像支付治疗其他严重疾病的药物一样,负担肥胖症药物的费用。如果不这样做,将“证实肥胖症患者所面临的耻辱和偏见”。

 

一些联邦官员和研究人员质疑,诺和诺德所承诺的在与体重有关的疾病治疗上节省的费用,是否能够弥补该药物的成本。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菲利普·斯瓦格尔(Phillip Swagel)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研究表明,减肥手术(一种通常使胃变小的手术)后体重明显减轻的患者的联邦支出并没有减少。2023年5月,威斯康星州保险委员会否决了一项由诺和诺德支持的政府雇员保险提案,因为一项分析发现,如果员工保持较低体重,每年高达1400万美元的肥胖症药物支出仅能节省200万美元。

 

瑞安是诺和诺德支付费用最高的专家之一,她在波士顿的会议上告诉医生们,这种重磅药物的出现对患者和投资者来说,都是压倒性的利好。她引用了华尔街一家公司的报告,该报告预测,未来的药物销售额将达到数十亿美元。她还说,自己正在为那些纷纷涌入减肥领域的远程医疗公司提供咨询。

 

“钱没有错,”瑞安说,“听着,我们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对吧?所以钱真的能帮上忙。它可以帮助促进世界的美好。”

 

 

 
6
专家周游世界

 

在过去的十年中,肥胖症专家瑞安环游世界,足迹遍布巴黎、马德里、维也纳和阿布扎比等十几个国际目的地。

 

诺和诺德为此支付了全部费用。从2013年到2022年,瑞安在制药巨头的资助下,在美国和国际上进行了130次旅行。另一位肥胖症专家藤冈健(Ken Fujioka)在此期间,也参加了130次由诺和诺德支付费用的旅行,主要目的地是美国。

 

根据路透社对诺和诺德向美国联邦公开支付数据库报告的支出的分析,瑞安和藤冈是诺和诺德赞助的最频繁的旅行者之一。

 

分析显示,从2013年到2022年,诺和诺德为与Wegovy和Saxenda有关的医务人员至少支付了至少3400次旅行费用。瑞安和藤冈接受诺和诺德资助的大部分旅行,也与该公司获批用于减肥的两种药物Saxenda或Wegovy有关。

 

在美国,制药商向医生支付差旅费、演讲费和咨询费,是一种常见但有争议的做法,引发了有关利益冲突和损害病人护理的批评。

 

阿德里安·富格-伯曼(Adriane Fugh-Berman)是乔治敦大学医学中心药理学和生理学教授,研究药品营销行为,他说:“这些高薪聘请的医生,最终会淹没那些没有飞来飞去参加各种医学会议的人的声音。因此,产业界支持的观点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反对。”

 

莱恩和藤冈表示,诺和诺德提供的旅行,使他们能够提供对病人、医生和制造商都很有价值的医疗建议。诺和诺德在一份声明中说,其咨询的医生提供了有关肥胖症治疗的见解,并提高了人们对该疾病的认识。“制药公司和医疗界之间负责任的接触对患者有益,并能推动医疗和科学的发展。”

 

随着包括Wegovy在内的肥胖症新药的销量飙升,关于这些强效而昂贵的药物应该在多大范围内使用,以及使用多长时间的争论,也变得越来越多。许多接受诺和诺德资助的知名肥胖症专家主张,为数千万患者提供药物,并由政府和私人保险公司广泛承保。

 

藤冈是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诊所营养与代谢研究中心的主任。代表诺和诺德出差期间,藤冈参与了美国临床内分泌协会于2016年发布的肥胖症治疗指南。他现在是美国肥胖医学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该委员会负责对医生进行专业测试和认证。路透社发现,诺和诺德在藤冈身上总共花费了71.5万美元,用于支付差旅费、演讲费和咨询费。

 

在一份声明中,藤冈说,出差并向医生同行介绍他和同事们的研究非常重要。“我的一些演讲与特定产品有关,但其他演讲则涉及肥胖症的总体治疗,包括药物疗法的风险、益处和替代方法。”

 

藤冈和他的雇主斯克里普斯诊所医疗集团表示,他遵守了该集团要求披露任何可能造成利益冲突的外部工作的政策。

 

瑞安曾任肥胖协会主席,2012年退休前,在路易斯安那州彭宁顿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工作了二十多年。她说,从那时起,她就开始担任制药商以及其他公司和组织的顾问。

 

她的国际旅行足迹遍布欧洲、中东、南美、加拿大和墨西哥。从2013年到2022年,诺和诺德为瑞安前往丹麦(该公司总部所在地)支付了十几次旅行费用。

 

瑞安说,作为诺和诺德肥胖问题全球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在丹麦的行程包括与公司高管及同行专家会面。瑞安说,在大约十年前的一次旅行中,当诺和诺德开始发展减肥业务时,她向公司董事会做了关于肥胖症的演讲。

 

她说,最近的其他欧洲之行与她作为诺和诺德SELECT试验临床研究员的工作有关,该试验发现,Wegovy能将心脏病发作、中风或心脏病死亡的发生率降低20%。

 

而莱恩则表示,诺和诺德及其他公司都很重视她的意见,由行业资助的旅行不会影响她的医疗建议。“这些公司雇用我,是因为我告诉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而不是他们想听的东西。”莱恩补充道,“这就是我的生计。我通过给医生提供建议和教学来赚钱。”

 

参考资料:

Maker of Wegovy, Ozempic showers money on U.S. obesity doctors;Reuters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