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0项新药临床结果,或改写2024年产业格局?


 

 

 

在经历了两年的低迷之后,生物医药技术行业终于得到了可能“提振命运”的信号。

 

去年12月,美联储暗示了2024年降息计划,这加速了整个市场的运行,也使生物技术公司的两个主要股指在2023年全年表现良好。

 

行业观察人士谨慎乐观地认为,一部分投资者与资金可能会因此重返生物技术领域。例如,Jefferies分析师Michael Yee在近期给客户的报告中预测,降息的决策将在2024年推动该行业走高。Mizuho Securities分析师Salim Syed表示,医药行业或将迎来“更广泛的行业反弹可能即将到来”。

 

某种程度上,美联储最近的乐观情绪似乎强调了生物技术公司不会连续下跌超过两年的趋势。

 

不过,从行业整体出发,宏观经济力量只能决定医药行业该行业走到哪一步,而投资者关注的源头是创新药以及支持它们的研究数据,也是产业真正的支柱。

 

根据Biopharmadive近期梳理,2024年上半年,来自10家不同公司的10项临床研究数据将对外披露。它们的成败结果,可能会加速或阻碍任何生物技术的发展势头。

 

 
1
Vertex

 

适应症:急性疼痛

药物类型:小分子

试验名称:NCT05558410、NCT05553366

 
 

Vertex的产品组合与吉利德的丙肝“鸡尾酒”疗法思路相似。其三代囊性纤维化组合疗法Trikafta/KAFTRIO(elexacaftor/tezacaftor/ivacaftor和ivacaftor)是该公司最吸金的产品,全年营收最高达到了76.87亿美元。

 

如今,Vertex也在试图从囊性纤维化药物中剖离出其他业务。去年,该策略就已开始得到回报,这在许多管道项目中都可以观察到,一系列连锁效应已经反应至公司股票——Vertex股票已创下历史新高。有理由认为,如果在急性疼痛研究中的管线取得成功,Vertex明年可能会攀升得更高。

 

去年8月,Vertex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披露了其在研口服NaV1.8抑制剂VX-548,用于治疗腹壁整形手术和拇囊炎切除手术后急性疼痛的临床前数据和II期概念验证试验的积极结果。通常来说,急性疼痛经常使用阿片类药物治疗,但此类疗法常伴有显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问题,包括镇静、呼吸抑制以及误用和成瘾的可能性。数十年来该市场都处于空白。与阿片类药物相比,VX-548可能在提供更好镇痛效果的同时,避免上瘾等副作用。

 

这使Vertex将一种新型、非成瘾性的止痛药推向市场的悬崖边。

 

然而,关于VX-548潜力的问题仍然存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Stifel的分析师指出了Vertex完成的中期研究的缺陷,例如,在一项研究中从特定试验点删除了疗效数据,以及缺乏证据表明更高的剂量更有效。众所周知,止痛药研究非常困难,因为试验目标是主观测量,可能会被安慰剂反应所混淆。

 

2024年初,Vertex将发布两项安慰剂对照研究和第三项单臂试验的结果,这些研究涉及不同形式的急性疼痛。此外,慢性疼痛的后期研究也正在进行中。一些分析师估计VX-548的峰值年销售额可能超过100亿美元,超过该公司的囊性纤维化药物。

 
 
2
Alnylam

 

适应症:转甲状腺素蛋白淀粉样变性心肌病(ATTR-CM)

药物类型:小干扰RNA

试验名称:HELIOS-B

 
 

尽管Alnylam已经将五种药物推向市场,但它从未盈利。

 

2018年10月,Onpattro(patisiran)被FDA批准,用于治疗转甲状腺素蛋白家族性淀粉样(ATTR)多发性神经病。2022年6月,Alnylam推出二代产品vutrisiran。

 

令人惋惜的,patisiran与vutrisiran商业并不能兼容,由于适应症完全一致,vutrisiran的销售额增长就意味着patisiran的萎缩。Alnylam也尝试过改善——将Patisiran的适用范围扩大到转甲状腺素蛋白淀粉样变性心肌病(ATTR-CM)人群。但10月9日,Alnylam方称,FDA拒绝了其RNAi疗法Patisiran的补充上市申请。

 

Alnylam也因此损失了约五分之一的市值,并放弃寻求Onpattro在ATTR-CM患者中获批的计划。投资者将目光放在了另一款药物上,业内人士预计,如若vutrisiran在2024年年初披露了阳性结果,Alnylam的股价可能会反弹。

 

Vutrisiran采用了增强稳定化学(ESC)-GalNAc递送系统,提高了药物的疗效、代谢稳定性与给药可及性。相较于patisiran的每3周静脉输注,vutrisiran只需每3个月皮下注射一次。

 

目前,vutrisiran正在开展用于治疗ATTR-CM的III期HELIOS-B研究,并预计于2024年初公布。它正在测试的研究Helios-B可以为这种批准奠定基础。与patisiran的试验不同,它已经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表明vutrisiran是否可以延长生命并防止住院。

 

分析师估计,vutrisiran可能被证明是优越的,因为它的作用与辉瑞和BridgeBio的药物不同,该药物每年可为Alnylam带来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

 
 
3
罗氏

 

适应症:肺癌

药物类型:抗体

试验名称:Skyscraper-01

 
 

一段时间以来,罗氏所主导的试验一直是肿瘤学领域最受关注的方向之一——研究结果可能决定了一类癌症免疫疗法的价值。

 

在TIGIT短短二十年的历史中,罗氏就带来了属于它的了高光时刻,凭借一项II期研究,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TIGIT一下子拔高到“下一个PD-1”的地位。

 

Tiragolumab被广泛认为是TIGIT开发的风向标,罗氏也为此投入众多,在2021年时,围绕这一款TIGIT单抗,罗氏启动了高达10项临床试验,且大多直接挑战一线治疗方案。这项名为Skyscraper-01的研究,就是在测试tiragolumab和另一种免疫疗法Tecentriq在晚期肺癌患者中的疗效。

 

针对广泛期非小细胞肺癌(ES-SCLC)的SKYSCRAPER-02研究宣告失败,另有SKYSCRAPER-01研究也宣告“不完全”失败。但罗氏认为,由于生存期(OS)数据还未成熟,因此SKYSCRAPER-01还留有一丝反转的余地。

 

去年,罗氏的完整但从未披露的中期分析被华尔街分析师无意中发布并发现。结果表明,tiragolumab可能正在延长生命,Leerink Partners的Daina Gray bosch指出,令人惊讶的发现使TIGIT靶向药物保持了希望,预计将于2024年初公布的研究数据,更是提高了业界对最终结果的预期。

 
 
4
Amylyx

 

适应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

药物类型:小分子

试验名称:Phoenix

 
 

根据一些华尔街分析师的说法,Amylyx即将上市的Relyvrio是一款潜在的重磅炸弹。2022年9月,Relyvrio(AMX0035)上市申请终于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ALS。获批是基于一项纳入了137例ALS患者的2期临床试验获得的积极数据,该研究发现它对疾病进展(PFS)和OS有很小但显著的益处。

 

Relyvrio的完全批准,意味着该公司不需要进行额外的测试即可保持可用。然而,对于Amylyx来说,赌注仍然很高。

 

FDA此前认为,其II期结果虽然具有统计学意义,但仍不足以确定Relyvrio可以改善疾病进展。FDA工作人员也一直批评这家生物技术公司在其小型研究中收集和分析数据的方式,CDER的神经科学主任Billy Dunn和Amylyx的联合首席执行官都承诺,如果Relyvrio未能通过正在进行的III期试验,Relyvrio将从市场上撤出。

 

与此同时,Amylyx还提交了对Relyvrio生存数据的新分析,以及阿尔茨海默病中开展的II期研究中的生物标志物数据,以显示Relyvrio对神经退行性病变的影响。Amylyx还开始了另一项更大规模的试验,以确认早期的结果,预计在2024年3月初,Phoenix的审判结束。

 

“需要明确的是,如果试验不成功,我们自愿将产品从市场上移除。”Amylyx的联合首席执行官Justin Klee回应道。

 

Amylyx是否真的会撤回Relyvrio仍然是一个争论的焦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和医学教授、FDA顾问G.Caleb Alexander表示,FDA大大低估了他们从市场上撤出产品的复杂性和可能性。

 
 
5
强生

 

适应症:重度抑郁症

药物类型:小分子

试验名称:NCT05455684

 
 

根据美国联邦数据库,一种潜在的新型抗抑郁症药物将会在2024年6月,采取首次大读数。

 

这项后期试验已经招募了大约540名参与者,正在测试aticaprant是否可以作为附加疗法来改善某些患有重度抑郁症的成年人的症状。

 

Aticaprant是一款KOR或kappa阿片受体抑制剂,这是一种参与多种神经系统功能的蛋白质,可以应对患者从压力到疼痛再到情绪的调节。强生对这种药物寄予厚望,在最近的一次研发活动中将其归类为关键的增长动力,并预测其销售额峰值为10亿-50亿美元。

 

然而,强生并不是唯一一家看到机会的公司。Neumora Therapeutics是一家资金雄厚的生物技术公司,其Navacaprant(NMRA-140)是一种新颖的、口服的、每日一次的、选择性的小分子KOR拮抗剂,适应症为重度抑郁症和双向抑郁症,目前已在临床III期启动阶段。目前,Neumora还计划以87亿美元收购Cerevel Therapeutics。

 

在去年12月的一份报告中,负责Neumora的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Brian Abrahams表示,强生的结果对于验证KOR药物类别非常重要。尽管Neumora的候选产品将比aticaprant晚面世3到6个月,但鉴于“抑郁症的高度未满足需求,市场规模以及缺乏新的治疗选择,Abrahams认为,这两种药物在市场上都有足够的空间。

 
 
6
吉利德

 

适应症:肺癌

药物类型:ADC

试验名称:Evoke-01

 
 

自2020年,吉利德斥资210亿美元收购生物技术公司Immunomedics,该公司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吉利德收购主要是为了获得First-in-class的靶向Trop-2的抗体偶联药物Trodelvy。此前4月,Trodelvy已被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2种疗法的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成人患者。吉利德认为这将是其不断增长的肿瘤学业务的关键部分。

 

当时,一位分析师估计,Trodelvy仅在乳腺肿瘤领域就可能带来近50亿美元的销售峰值,如果在其他地方取得成功,市场想象空间将进一步扩大。

 

2023年前9个月,Trodelvy销售额就达到7.64亿美元。它的另一大竞争对手来自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的类似药物Enhertu。

 

2022年,Enhertu就突破了10亿美元大关,用于更多肿瘤类型,并获得了首个乳腺癌批准。与此同时,Trodelvy面临着有关疗效的问题。除了Enhertu,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加入,Trodelvy的未来也难言顺利。

 

一个重大机遇就在眼前。吉利德将很快公布一项研究的数据,旨在评估Trodelvy在先前接受过常见肺癌治疗的患者中化疗的效果。去年10月,Leerink Partners分析师指出,吉利德药物试验设计的差异可能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7
赛诺菲

 

适应症:多发性硬化症

药物类型:小分子

试验名称:Gemini-1、Gemini-2

 
 

2023年以来,制药产业一直在探索BTK抑制剂应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但不乏受挫的案例,最近一次是默克。12月,默克的evobrutinib在两项III期研究中错过主要终点,市值跌去数十亿美元。

 

由于安全问题,默克公布数据前不久,FDA还暂停了对罗氏BTK药物fenebrutinib的测试——这并不是FDA第一次在BTK阻滞剂中标记出肝损伤的迹象,还有2022年6月赛诺菲tolebrutinib的研究。

 

但赛诺菲仍旧对tolebrutinib寄予厚望。与罗氏和默克的药物一样,tolebrutinib是一种新型的BTK抑制剂,旨在更容易穿透血脑屏障,这意味着它可用于治疗多种形式的多发性硬化症。该研究结果预计将在22024年年中公布。

 

2017年11月,赛诺菲曾与Principia合作开发该药物。为了获得完全的控制权,2020年8月赛诺菲以3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并获得了包括该药在内的3款在研BTK抑制剂。2023年12月,赛诺菲称,该公司潜在重磅产品数量创历史新高,tolebrutinib就是之一,为其在免疫学领域占据行业领导地位铺平道路。

 

在当时的一份研究报告中,Jefferies分析师Brian Balchin推测,目前的多发性硬化症研究招募的病人可能比以前少,这使得一种较新的药物显示出益处更具挑战性,也可能会影响其他正在进行的研究——即赛诺菲的tolebrutinib。

 

 
8
辉瑞

 

适应症: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

药物类型:基因疗法

试验名称:NCT04281485

 

 

作为一种罕见的神经肌肉疾病,DMD由蛋白质营养不良蛋白编码基因突变引起,全世界每3500-5000名男婴中就有1人患有DMD,患者通常会在20多岁或30多岁时死亡。

 

去年6月,首款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基因疗法问世——FDA加速批准了Sarepta Therapeutics的Elevidys,但它只适用于年幼的孩子,一项旨在证实其益处的关键研究EMBARK,错过了其主要目标——这为Sarepta最近的竞争对手辉瑞留下了追赶的机会。

 

辉瑞目前正在进行类似类型的DMD基因疗法的III期试验。与Sarepta不同,辉瑞公司决定在获得结果之前不寻求快速批准,认为后期研究将带来更明确的答案。辉瑞此前曾公开表示,预计到2023年底披露该研究数据。但在12月,它改变了计划,决定等到2024年最终结果出来。

 

辉瑞似乎认为,通过更大的样本量产生的明显的治疗益处,与完整的披露研究数据,它有更好的机会超越Sarepta。在去年12月的电话会议上,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表示,推迟读数将给“产品带来更多成功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辉瑞将从早些时候的挫折中反弹。值得注意的是,辉瑞基因疗法的测试或因安全问题而放缓,包括一名研究参与者的死亡,而Sarepta没有处理同样的问题,但它也没有明确是证明Elevidys的治疗可以改变经DMD治疗的疗效轨迹。

 
 
9
Moderna

 

适应症:流行性感冒、COVID-19

药物类型:mRNA疫苗

试验名称:NCT04281485

 

 

COVID-19时期赚得盆满钵满的一众企业,如今也不得不因为季度性亏损而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对于辉瑞来说,下跌尤其艰难。因为其COVID-19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销量暴跌迫使其修改收入预测、削减成本计划以及直接腰斩的股价,创下自2014年以来新低。此外,Moderna也陷入困境,2023年,该公司也经历了股价下跌50%,收入预测下调等政策调控。

 

有行业人士认为,下一个重点关注的该是流感。他们认为mRNA技术的速度和适应性可用于快速匹配新年的突出毒株。目前的流感疫苗只有大约40%-60%的有效性,所以还有改进的余地。现实上,尽管辉瑞和Moderna在流感研究的后期试验中取得了成功,但一些分析师还是对结果保持批判态度,并质疑这些疫苗的销售前景。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认为,辉瑞与Moderna与其在流感领域摸爬滚打,不如在预防流感和COVID-19的联合疫苗方面可能会有更好的运气。Leerink Partners分析师Mani Foroohar在去年10月份表示,双管齐下的疫苗可以使秋季免疫接种更加方便,并刺激人群接种,这是更合理的商业论点。

 

去年秋天,Moderna和辉瑞都在早期测试中披露了有希望的结果,并已进入后期研究。现在来看,Moderna似乎能够率先到达终点线。根据联邦数据库,其III期试验的结果可能在2024上半年公布。

 
 
10
Beam

 

适应症:镰状细胞病

药物类型:基因编辑

试验名称:Beacon

 

 

世界上第一个CRISPR基因编辑药物已经到来。

 

2023年,Vertex和CRISPR Therapeutics共同研发的Casgevy,已在美国和英国获批上市,用于治疗镰状细胞病。虽然Casgevy是一种复杂的治疗方法,具有一些显著的风险,但它被认为是近乎治愈的,并且在试验中消除了镰状细胞病患者的疼痛危机。

 

一些生物技术公司仍然认为该疗法还有改进的余地,Beam Therapeutics就是其中之一。作为第二代CRISPR编辑公司,Beam使用曾获诺贝尔奖的衍生技术,该技术允许它改变DNA代码串中的单个“字母”。

 

最近,Beam开始了一项名为Beacon的研究,旨在评估这种“基础编辑”的治疗镰状细胞贫血的方法,并将在2024年分享研究中前几个接受治疗的病人的初始数据。该研究读数对Beam来说很重要——尽管Beam备受瞩目且资金充足,但最近被迫重组其研究并裁员。这些数据也将成为碱基编辑的主要检查点,迄今为止,其临床试验结果仅来自Verve Therapeutics。

 

但早期的数据并不能证明——至少现在还不能证明,Beam的方法是否能改进Casgevy的疗效。不过,这可能不会阻止投资者和医生对两款疗法进行比较。

 
参考资料:
10 clinical trials to watch in the first half of 2024;biopharmadive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