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必盯紧这些ADC


 
 

抗体偶联药物的疯狂交易远未结束,恰恰相反,新纪元刚刚开始。

 

在过去的半个月里,ADC交易大量涌现。最为引人关注的,莫过于Genmab以全现金交易收购了普方生物(ProfoundBio),交易金额达18亿美元(约130亿元),刷新了今年中国医药收购案的价格纪录,该公司拥有多款处于临床阶段的ADC候选药物,还有ADC专有技术平台。

 

 

此外,德国默克(Merck)在一系列大规模ADC交易之后,又宣布与位于美国德州的Caris Life Sciences达成合作总额一项14亿美元的合作;益普生(Ipsen)收购了一家即将进入人体研究的公司;蓝筹投资者为一家即将进入III期临床的ADC初创公司提供了1.58亿美元。

 

ADC可谓是当下顶流分子。就连Genmab首席执行官Jan van de Winkel也在采访中直言,谈ADC交易时,Genmab必须给到普方生物一个“非常好价”。

 

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普方生物几个月前刚拿到1.12亿美元融资,其背后投资方队伍浩浩荡荡,包括红杉中国、RA Capital Management、奥博资本、礼来亚洲基金等数十家知名投资机构。同时,虽然Van de Winkel拒绝透露其他竞标对手,但ADC Biotech在收购市场上炙手可热的程度几乎不言自明。

 

显而易见的是,Genmab并不是唯一一家为ADC投入巨资的生物制药公司,在医药巨头面前甚至是小巫见大巫。辉瑞去年斥资430亿美元收购了ADC技术的先驱Seagen,默沙东与第一三共的许可协议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前期交易之一,金额为40亿美元。

 

为什么说这一次交易浪潮近乎疯狂?除了让ADC在癌症以外的领域发光发热的朴素愿望之外,市场交易竞价战已经打响,ADC企业估值也正以惊人的速度膨胀。

 

现在的ADC市场里,能不能找到优质标的,和能不能抢到优质标的,又是两码事。Avenzo Therapeutics,一家在市场中瞭望的生物科技公司表示,“许多情况下,巨头们愿意为优质资产放出天价,但对于过度饱和的目标,我们无法继续出价”,这家公司仍在寻找ADC。

 

中国ADC显然是这波全球交易狂潮中的性价比上上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剖析已发生的ADC交易时,必须同时要紧盯当下国内优质公司和产品的原因。

 

 

 
1
视觉焦点
 

2000年,辉瑞公司的Mylotarg作为首款ADC获FDA批准,从那时起,这个有时被称作“花式化疗” 的利基肿瘤研发领域逐步成为制药公司管线中的主流产品。

 

目前,约有十几种ADC已投放市场,其中包括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的杰出乳腺癌药物 Enhertu,该药物的销售额从2022年的12.5亿美元翻了一番,去年达到25.7亿美元。

 

2月份的一份市场评估报告显示,到2028年,ADC市场的全球销售额预计将增长到约300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6倍。根据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mAbs上的一项研究,截至去年8月,已有260多种ADC疗法进行了临床试验。

 

这不仅仅是一种制药界的时尚风潮。随着研究人员努力改进技术和化学,制药企业努力扩大ADC的疾病范围,探索新的靶点和组合方法,推动该领域进一步发展。

 

交易者和研发者关注同一个焦点。沿着风向标公司的视线看起,默沙东——2020年以27.5亿美元收购了VelosBio,2022年曾承诺向科伦博泰提供超20亿美元资金,2023年和第一三共达成预付款40亿美元的重磅交易——在本月上旬,小额(2.08亿美元)收购了Abceutics。

 

我们还在研究非肿瘤领域的ADC,以更特殊的方式提供药物,”去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的年度会议上,默沙东研究实验室首席医学官Eliav Barr向媒体表示,“我们在考虑弄清楚已知的ADC机制和治疗模式是否可以用于免疫学或其他领域。”

 

如果药企能够证明自家ADC药物机制能够在癌症以外的领域起作用,例如自身免疫性疾病,那么ADC的“统治区”可能再会升一个档次。当然,这不是新概念,已有药企尝试过——艾伯维此前曾尝试将其自身免疫治疗药物Humira(曾经是世界上最畅销的药物)插入ADC中,可惜艾伯维后来停止了这些努力。

 

 

 
2
浪潮指向
 

Ally Bridge Group的董事总经理Andrew Lam说,下一波ADC生物技术公司将必须在现有技术上进行升级,无论是优化经过验证的靶点,制作新的连接子,使用相同的ADC追求多个靶点,还是将两个有效载荷放入一个治疗中,对现有技术的修补和升级将是未来浪潮指向。

 

一些全球竞逐者已就此表明态度。总部位于德国的生物技术公司Tubulis,其首席执行官Dominik Schumacher在上个月公司完成1.388亿美元的B2轮融资时透露,该公司希望改进ADC的每个部分——接头、抗体和有效载荷。它并不是在寻找零碎的调整,而是“希望能够灵活地定制ADC”。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重大收购(包括Seagen、ImmunoGen和Ambrx等)的出现,欧美市场可供收购的已上市ADC公司越来越少。因此,下一波交易浪潮可能会重点发生在未上市的、相当低调的生物技术公司中,或是诞生一些强强联手的资产项目合作交易,当然还有待挖掘的亚洲乃至中国市场。

 

“私营公司可能有一些隐藏的资产,这些公司没有太多的公众曝光。”Jefferies分析师Kelly Shi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与整个公司收购相比,“以资产为重点”的交易或合作伙伴关系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想要进入ADC市场的药企只会更多。“这是一个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空间,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这对我们来说很合适”,益普生首席商务官Philippe Lopes-Fernandes认为,ADC还能为许多药企提供发展机遇。

 

这家公司,刚刚签署一项价值高达9亿美元的协议,以获得Sutro Biopharma的ADC权利。这是该公司的第一笔ADC交易。

 

 

 
3
中国市场
 

放在中国医药市场,ADC热潮更好理解了,类似于是“市场骤冷唯有黄金热”、“肿瘤学领域最热门的房地产”。结合刚刚谢幕的AACR大会最新动态来看,手握新型国产ADC的中国制药企业尤其抢眼。

 

荣昌生物,中国最早的ADC玩家之一。它目前拥有全集成ADC平台,基于该平台已开发出RC18(HER2 ADC)、RC88(间皮素ADC)、RC108(c-MET ADC)、RC118(Claudin18.2 ADC)等多款ADC药物。其中,RC48为国内首款原创ADC,并成功出海,RC118在国内CLDN18.2 ADC中研发进度领先。

 

同时,其已实现商业化的ADC产品——维迪西妥单抗,已获批胃癌、尿路上皮癌两个适应症,且都已进入医保。基于巨大的先发优势,维迪西妥单抗上市首年就卖了8400万元,虽然进入医保后单价下降(72%),但却销量却同比增长1513.23%,依然保持极为迅猛的增长势头。

 

科伦博泰,继荣昌生物之后中国ADC的第二位强力推手。2022年曾创纪录的实现连续BD交易,与默沙东订立了多达九项ADC资产的许可及合作协议,交易总金额高达118亿美元。

 

在本届AACR大会上,科伦博泰展示了与默沙东的重点合作对象Trop2 ADC新药芦康沙妥珠单抗(SKB264/MK-2870)的两项最新研究结果——用于既往接受过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II期研究的最新疗效和安全性结果,以及治疗既往接受过治疗的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部(GEJ)癌症患者的II期研究的初步疗效和安全性结果。

 

虽然后续合作遭遇坎坷,但接下来两年仍有重获默沙东“芳心”的机会。除此之外,科伦博泰其他布局同样值得关注。比如去年5月,CDE网站公示了科伦博泰HER2-ADC(A166)的上市申请,用于治疗晚期HER2+实体瘤。

 

百利天恒,已有4款ADC药物在中国获批临床并进入临床研究阶段,涵盖EGFR/HER3、HER2、TROP2及CD33靶点。其中BL-B01D1是全球独家靶向EGFR/HER3双抗ADC药物,单药已进入Ⅱ期临床,正与CDE沟通Ⅲ期注册临床申请情况;与SI-B003联用、与化疗联用、与奥希替尼联用的Ⅱ期临床正积极推进。另有多种ADC在研药物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将陆续推进至IND阶段。

 

去年,百利天恒与BMS达成重磅交易,以8亿美元首付款、84亿美元总交易额完成了EGFR×HER3双抗ADC管线BL-B01D1的授权交易。该交易也刷新了中国创新药史上单项目License-out交易记录。

 

宜联生物是不可忽视的“黑马”。BioNTech斥资超10亿美元拿下了其中一款HER3靶点ADC产品,罗氏也在2024年初以10亿美元获得其c-MET靶点的ADC管线YL211。

 

乐普生物和映恩生物的产品管线在BD市场中同样如鱼得水。

 

2023年2月,乐普生物/康诺亚合作研发的CLDN18.2 ADC在研产品CMG901,被阿斯利康以6300万美元首付款和超过11亿美元里程碑付款收入囊中,此外,乐普生物EGFR靶点和HER2靶点的ADC产品,已经进入临床后期。

 

2023年4月,BioNTech花费16.7亿美元引进映恩生物其两款ADC,8月再度共同推进第三个ADC候选药物DB-1305的开发。百济神州斥资13亿美元,只为求其一款临床前ADC的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权利。

 

信达生物、启德医药、信诺维、石药集团和百力司康等诸多中国制药公司,都在ADC领域布局良多,谁都可能是下一位搅动中国ADC市场的破局者。

 

ADC的时代已然到来,被顺势带飞的自然还有ADC CDMO。在CDMO基本盘遇冷的艰难时刻,这场“泼天富贵”格外瞩目。

 

在此前《ADC破冰CDMO,东曜逆风翻盘了》一文中,我们曾详细解析东曜药业的逆势突围,与之类似的,药明合联、安腾瑞霖、东富龙、纳微科技以及睿智医药等外包服务机构,也受到ADC相关业务板块的积极影响。

 

这一影响不仅来源于中国市场,更来自于全球市场。譬如,从药明合联的最终客户收益市场分布数据来看,北美、中国、欧洲,占公司总收入比重分别为 40.1%、31.1%、23.4%。这意味着,海外市场占公司总收入比重达到六成。

 

更进一步说,ADC及其配套服务的崛起,很可能是中国创新药深度融入全球医药市场的关键转折点。

 
参考文献:
1.ADC dealmaking is red hot. Is it sustainable?;Endpoints
 

2.聚焦2023年中国十大ADC研发企业盘点

 

3.中国ADC投资地图2024:静待新王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