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健并购“静悄悄”


 

 

 

医药并购市场正在复苏,但那些希望渤健今年再进行一笔华丽交易的投资者,可能要失望了。

 

近期,在第一季度财报的会议上,渤健CEO Chris Viehbacher透露,至少2024年度,他不打算进行任何大规模的并购交易。有意思的是,2022年底掌舵渤健前,Viehbacher曾在赛诺菲推动70项并购,最大一笔豪掷201亿美元拿下健赞,被人称为“并购先生”。
 
Viehbacher加盟渤健之初,也一直扬言支持并购,还在上任几个月后表示:“渤健并不一定将收购视为其增长战略的一部分。但如果不想做交易,雇佣我没有什么意义。”
 
半年后,Viehbacher用与Reata Pharmaceuticals的交易“践行”了自己的立场。
 
这笔溢价59%,总金额达到73亿美元的交易是渤健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获得了目前来看可圈可点的产品。就在大家仍翘首以盼,期待这位CEO再次操办一笔时,他亲自“下场”,按下暂停。
 
“如果真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出现,我们会考虑。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渤健今年不会考虑在收购方面做任何事情,至少不是大规模。”Viehbacher给外界泼了一盆冷水。
 
不进行大规模的原因有很多,产品增长乏力、转型需要等,但渤健表示绝不是因为“囊中羞涩”无法做大笔交易。截至3月31日,该公司拥有近11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税前、利息和折旧前收入约为30亿美元。
 
事实上,自本世纪初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Idec以来,渤健一直避免进行大规模收购活动,除了收购Reata之外,最大的一笔还是2019年以8亿美元收购Nightstar Therapeutics。
 
 
 
 
1
新官上任“一把火”
 

Viehbacher加入渤健的时候,正值后者的“至暗时刻”。

 

曾经的明星产品——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Avonex和名为Spinraza的脊髓性肌萎缩疗法,均因为竞品的出现而逐渐被挤压市场份额。与此同时,近20年来的首款AD新药Aduhelm算不上体面地完成了谢幕。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同属于Aβ单抗的Leqembi在AD赛道闯出一片天地。2024年第一季度,Leqembi的市场收入环比增长了近3倍,创造了1900万美元的收入。渤健透露,使用AD疗法的新患者逐月大幅增加。

 

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渤健明确指出,罕见病和自免疾病是值得投资的领域。

 

出于对上述战略的回应,去年7月,渤健完成了与Reata的交易,获得了一款first-in-class的Nrf2激动剂Skyclarys。

 

该产品于2023年3月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一种单基因遗传罕见病——弗里德赖希氏共济失调症(FA)。FA通常在儿童或青少年时期开始发病,患者会逐渐出现步态不稳,运动协调受损,肌肉无力和麻痹,出现视力、听力以及心脏问题等。

 

这笔“史上之最”的并购,可以说几乎倾尽了渤健所有的现金储备。就在宣布收购的三天前,渤健发布2023半年报:营收49.19亿美元,同比下降4%,净利润下滑23%。

 

目前来看,这笔交易是值得的。

 

自1997年发现FA基因以来,Skyclarys是第一个对这些患者显示出临床益处的治疗方法,可以减缓疾病进展。

 

今年前三个月,Skyclarys的收入总计7800万美元,总体上超出了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已经被渤健列为近期的增长动力。有分析师预计,到2030年,该药的美国销售潜力将达到4亿美元。

 

渤健之外,对Nrf2激动剂进行布局的MNC还有拜耳、阿斯利康等,它们也是通过交易获得了相应的在研产品。

 

目前,Nrf2激活剂主要分为两种,即亲电性Nrf2激活剂和直接Nrf2激活剂。亲电性激活剂具有副作用大,特异性差,存在脱靶效应等不足,因而只能用于罕见病治疗。而直接Nrf2激活剂尚处于实验室研发阶段。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全球罕见病药物的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20年的1351亿美元增至2030年的383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仅有5%罕见病存在有效治疗方法。

 

虽是罕见病药物,后续蓝海很是可观。只不过,Viehbacher不打算快速复制这套交易方法论了。

 

 

2
巨头的精打细算

 

作为一家深耕神经系统疾病领域40余年的制药企业,渤健过往辉煌几乎都是依靠MS系列产品支撑,最高峰时占比超过80%。不过2019年开始,渤健MS产品销售额就出现下滑势头。

 

2023年,渤健全年营收98.36亿美元,同比下降2%,但MS药物仍然占据营收的半壁江山(47%),共卖出46.62亿美元,同比下降14%。

 
 

MNC几乎都用“血泪”证明,单一的产品结构没有未来。

 

渤健收购而得的Nrf2激动剂除了针对FA适应症外,还可以改善细胞线粒体的功能,而这是对抗AD、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等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重要因素,这或许也是渤健看中这款产品的原因之一。

 

但显然,这还远不能达到渤健想要多元化发展的想法。

 

“神经科学的现实是,这是一个高风险领域。我们并不总是了解潜在的疾病生物学,疾病进展缓慢,导致了一些非常漫长和昂贵的试验,”Viehbacher在财报会议上告诉投资者,“虽然我们仍致力于神经科学,但对于我们这种规模的公司来说,这还不够多元化。”

 

Viehbacher强调,渤健需要将其研究工作扩展到大脑和神经系统药物之外。根据他的说法,渤健在研究、开发和销售Spinraza和一系列多发性硬化症药物方面的经验,使其“在罕见疾病和向免疫学领域扩张方面具有合理性”。

 

但他不打算将渤健的“盘子”全面铺开,至少不会进入几乎没有经验的领域,比如癌症研究。

 

渤健对增长的渴望显而易见。虽然听起来有点相悖,但这家巨头确实从精打细算着手。

 

去年,渤健公布了削减成本的“Fit for Growth”计划,目标是在2025年前节省10亿美元运营费用,包括裁员约1000人、砍掉4条管线。事实证明确实有所成效,Viehbacher在一份声明中将渤健的财政业绩归功于新产品上市的稳健执行,以及卓有成效的成本节约计划。

 

不久前,渤健还以1.0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可以加快药品审核周期的监管快速通行证,并打算把收益用于业务发展。

 

研发管线之外,在数字化方面,渤健也拥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在去年关闭了数字医疗子公司Biogen Digital Health,并退出与苹果公司的一项研究,但仍将通过“evolving R&D and commercial priorities(不断发展的研发和商业重点)”相关的合作伙伴关系,继续在数字医疗领域开展工作。

 

MNC的困境大体相似:专利断崖、缺乏弥补空缺的下一代产品。大多数巨头的操作也相同,手捧资金四处寻觅可以为之赌上一把的产品。

 

但渤健的高管们表示,他们更关注合作、授权协议或早期药物的交易,花费没有全面收购那么多。

 

“我们将继续拓展业务。”Viehbacher说。至于渤健在业界预期接下来的“并购大年”中,是成为“最美逆行者”抑或错失更多机会,恐怕还需要更长的周期才能回答。

 

参考文献:

1、Biogen: Don’t expect any big acquisitions this year;biopharmadive

 

2、从三期失败的“毁灭性时刻”,到73亿美元被溢价59%收购,这家Biotech如何走过低谷?;医趋势

 

3、渤健财报

 

4、推动70项并购,豪掷201亿美元拿下健赞!“并购先生”魏巴赫重出江湖,会给渤健带来怎样未来?;E药经理人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