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催生的造富运动:GLP-1、生物制药与中国


 

GLP-1药物带来的“泼天富贵”终于轮到安进了。5月3日,这家巨头股价创下2009年以来单日最大涨幅,市值一夜增加约200亿美元。

 

投资者的热情,源自一项II期临床的中期数据。安进CEO Robert Bradway透露,经内部审查,他们对肥胖症管线AMG133的“差异化特征”“充满信心”。尽管他并没有言明具体情况,但并不妨碍外界翘首以盼。

 

正如在诺和诺德、礼来案例上体现的,一项研究能创造富可敌国的神话,背后则是掀起的一场制药革命。

 

4年前,诺和诺德开展的大型临床试验显示,semaglutide帮助肥胖症患者平均减轻约15%的体重。该数据远超既往其他疗法所能达到的效果,很快引起研发热潮,重塑了肥胖症药物领域。

 

目前,诺和诺德在9个国家以Wegovy的商品名销售semaglutide减肥疗法,产能已经落后于夸张激增的需求。在不少医生看来,Wegovy和其他同类药物是治疗肥胖症及相关问题的有效方案。

 

分析师预测,到2030年,这些药物的年销售额将超过1000亿美元。制药商正在投资数十亿美元,试图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探索调节新陈代谢和促进减肥的新方法。根据IQIVA最近的一份报告,约有120种治疗肥胖症的药物处于临床开发,三分之一以上通过刺激肠道激素如GLP-1起作用。
 
要想取得成功,这些竞品至少要达到与Wegovy和Zepbound类似的减肥效果——Zepbound是礼来开发的一款GLP-1R/GIPR双重激动剂,去年获得FDA批准用于肥胖症。在最高剂量下,Zepbound使三分之一的患者体重减轻25%。

 

而新型减肥药的热度正在外溢。该需求不仅兴盛于欧美国家,也引起了中国等市场的波动。券商预计,到2033年,中国的GLP-1产品市场规模将达到114亿美元,本地药企有望占据五分之一。
 
那么,谁会成为牌桌上的下一波赢家?随着药企近期披露的动态,答案已经在路上。
 
 
 
 
 
1
时势英雄

 

很长一段时间里,医生能开具的肥胖症药物寥寥无几。

 

代表性的元老产品,是一种拟交感神经兴奋剂芬特明,于1959年首次获得批准。本世纪初的研究热潮,促使2012年和2014年又有三种疗法上市:Qsymia、Belviq和Contrave。

 

这些药物在测试中显示出优于安慰剂的减肥效果,但很大程度上被认为并不出众,因此使用量有限。尤其是Qsymia,饱受安全性质疑,包括胎儿中毒风险和心脏问题。而同类产品Belviq,也因与癌症发病率升高的相关风险而在2020年被撤回。

 

Qsymia等减肥药物的上市,正值第一批治疗糖尿病的GLP-1药物崭露头角之时。诺和诺德观察到降糖药Victoza的减肥效果后,在2014年底推出一种专门针对肥胖症的剂型Saxenda。

 

虽然Saxenda对体重的影响不大,也从未广泛流行起来,诺和诺德却不打算放弃。很快,这家药企开发了另外的GLP-1产品。研究糖尿病药物Ozempic的同时,诺和诺德还尝试一种用于减肥的配方。重要的是,该公司着手实施一项长期计划,旨在证明减肥有助于保护心脏。

 

两个赌注都得到了回报。一系列研究中,经过含有与Ozempic相同活性药物的Wegovy治疗,患者体重平均减轻了10%至16%,接近通常通过减肥手术达到的水平。

 

另外,大规模的临床证明,与安慰剂相比,使用Wegovy减肥后,受试者的心脏病发作、中风或心血管死亡的相对风险降低了20%。2023年,该适应症获得FDA批准,Wegovy成为唯一一种可以在市场上宣传具有此类益处的减肥药。面对美国减肥治疗费用报销受限的情况,新标签无疑有助于Wegovy继续放量。

 
 

可值得注意的是,礼来推出的Zepbound正显露不甘落后的势头。

 

从表面上看,Zepbound在临床中的平均减重幅度更大——根据研究和剂量的不同,减重幅度在13%到21%之间。此外,与诺和诺德对Wegovy进行的测试相比,礼来的研究里更多试验组患者体重至少减轻了10%。

 

现阶段,Zepbound和Wegovy还没有完整的“头对头”比较数据,因此无法就二者减肥功效得出明确结论。

 

礼来的产品也尚未得到与它的竞争对手相媲美的心脏获益数据。一项名为SURPASS-CVOT的类似大型试验,将于2025年得出结果,意味着Zepbound大概会比Wegovy晚两年扩大自己的标签范围。Zepbound正与礼来开发的GLP-1药物Trulicity进行对比试验,以扩大其影响力。

 

美国肥胖医学协会主席Angela Fitch表示,Zepbound很可能会显示出与Wegovy类似的对心脏的益处,“低剂量的GLP-1药物对心血管健康有积极影响”。

 
 
2
突围之路

 

有目共睹,霸主的帝国版图已经初步成型。

 

5月初,诺和诺德公布的财报显示,Wegovy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便高达13.51亿美元。而去年11月刚获得批准的Zepbound,2024年首个季度也拿下5.17亿美元的成绩。

 

通过Wegovy和Zepbound,诺和诺德、礼来已为减肥赛道设定了很高的标准,以至于一些业内人士将这些药物的获益形容为潜在竞品的“赌注”。后来者需要证明自己在疗效、安全性或便利性方面的优势。

 
 

目前,市面上GLP-1减肥药物都是通过皮下注射给药(Wegovy治疗糖尿病患者已经有口服剂型),具有类似效果的口服剂性,可能会吸引那些不愿打针的群体。然而,作为多肽类药物,GLP-1产品一般很难通过消化道给药,因为它们在消化道中会被酶分解,而且由于体积相对较大,吸收速度很慢。

 

另一种改进方向,可以针对现有产品的已知副作用。

 

GLP-1药物常会引起恶心、呕吐等胃肠道问题。根据动物和生物标志物数据,还有人担心,此类药物与某些癌症相关。这可能使其他减肥机制更具吸引力,例如阻断大麻素或阿片受体。

 

希望突破Wegovy和Zepbound统治版图的药企,还可尝试改进现有GLP-1药物被人体吸收和利用的方式

 

不论诺和诺德抑或礼来,尽管它们都致力于扩大产能,甚至直接买下收购工厂,也都很难生产出足够的减肥产品。而更容易被吸收的配方,则可以降低给药剂量,缓解产能压力。对商业化生产底子薄的Biotech,这不失为一条超车道。

 

此外,药物研发人员正在研究如何保持肌肉量,因为目前的GLP-1药物会迅速减轻体重,导致肌肉组织减少。例如在FDA批准的一项试验中,患者使用Zepbound后肌肉量减少了11%。

 

肌肉量的减少对老年人而言尤其令人担忧,体力下降可能会增加他们的虚弱程度。如果人们在体重大幅下降后又恢复,那么随后增加的往往是不成比例的脂肪。

 

肌肉在新陈代谢中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既往资料显示,肌肉在静止状态下比脂肪组织燃烧更多能量,并分泌一种刺激葡萄糖吸收的激素。

 

Biohaven负责临床开发的副总裁Peter Ackerman表示,他们“倾向于把肌肉看成是一个马达——它把东西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针对肥胖症和罕见疾病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增肌药物。

 

“我认为(肌肉)它在我们的整体健康中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作用。”Ackerman说。

 

2月,在增肌方面表现不错的BioAge Labs,完成了1.7亿美元的D轮融资。而此前,礼来已与其达成合作。去年7月,礼来还以近20亿美元收购了另一家开发增肌药物的公司Versanis。

 

 
3
千帆竞发

 

礼来、诺和诺德的目标是保持目前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两家公司都在测试几种实验性减肥药物,旨在是推出口服版本,或是比现有产品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诺和诺德已接近完成一项Wegovy口服剂型的减重III期试验。此外,该公司将Wegovy与cagrilintide相结合的药物,目前也处于后期开发阶段。据了解,cagrilintide可作用于一种名为淀粉样蛋白的肠道激素。

 

礼来有两种药物处于临床III期。其中一种名为orforglipron的口服GLP-1药物,即将在2025年获得关键数据。另一种名为retatrutide的注射药物,可刺激GLP-1、GIP和胰高血糖素,相关研究结果将于2026年对外公布。

 

而在更早期,礼来储备了4款进入临床I期、II期的在研药物;相应的,诺和诺德则披露了5种。

 

“礼来跟诺和诺和覆盖了所有方面。”Metsera CEO Clive Meanwell认为,“这将是一个组合游戏,在不同的临床场景、市场中进行混合、匹配。”眼下,这家初创Biotech手握两款减肥药物。

 
 

大大小小的制药商急于测试GLP-1竞品,这意味着,临床试验数据很快就能证明哪种方法最有效。

 

一些公司已经被迫做出调整。例如,辉瑞开发了两种靶向GLP-1的非肽类口服药物,但结果好坏参半:有一种因安全性问题被放弃,另一种仍在测试中,但由于胃肠道副作用发生率较高,辉瑞正在重新调整剂量。

 

Viking Therapeutics的运气较好。这家Biotech报告了其正在开发的一种GIP/GLP-1双靶点资产VK2735的早期数据。该药物既可以注射,也可以口服,似乎比Wegovy或Zepound更容易耐受。

 

VK2735的II期研究预计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与此同时,Viking的估值已飙升至80亿美元左右,暗示了投资者将其视为那些希望建立自己的产品管线的大型制药商的收购目标。

 

其他MNC确实有所行动了。勃林格殷格翰就跟Zealand Pharma达成合作,开发了同时靶向GLP-1和胰高血糖素的survodutide,也取得令人鼓舞的早期疗效。III期临床的数据可能会在2025年底公布。

 

投资者还在密切关注安进的两款药物,AMG133和AMG786。AMG133可以激活GLP-1,就像Wegovy和Zepbound一样,但又能阻断GIP——与Zepbound的机制相反。5月财报电话会议上,安进高官表示,AMG133有望在年内获得II期完整数据,随后进入III期临床。

 

当被投资者请求置评,礼来并没有显得多被动。该公司声称同行的数据非常少,仍需要观望,而他们有自己的节奏。除了礼来,再生元、Biohaven同样在探索保持肌肉的减重方法,其结果将揭示该策略的作用有多大。

 

美国本土之外,例如日本,大药厂盐野义、初创公司Kallyope、Skye Bioscience也都跃跃欲试。

 

其中,盐野义正研究一种参与膳食脂肪吸收的酶的抑制剂,而Kallyope的药物则以肠道蛋白为目标,这些蛋白本身会刺激GLP-1等激素。Skye在测试一种药物,目的是通过阻断神经系统中的某些蛋白质来调节食欲。

 

 

4
鏖战中国

 

GLP-1药物朝着千亿市场跑去。按照Bloomberg的预测,2030年,该类药物的全球市场就会超过超过1000亿美元。而中国市场,渐渐成为减肥药企的一块必争之地。

 

近期,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Nomura发布分析报告。在它看来,中国GLP-1市场会以每年23%的速度增长,到2033年会达到114亿美元。届时,凭借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庞大的销售网络以及潜在的更好功效,中国公司有望占据20%的份额。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以GLP-1为代表的本土减肥药能够成功上市。

 

2023年6月,华东医药打响了第一枪。作为GLP-1生物类似药,该公司旗下的利拉鲁肽获得NMPA批准,用于需要长期体重管理的成人患者,作为低热量饮食和增加运动的辅助治疗。

 

紧随其后,仁会生物自研的GLP-1药物贝那鲁肽,成功拿到了减重适应症。当时的公告称,该药是全球首款全人源GLP-1受体激动剂,与人体天然GLP-1氨基酸序列100%相同,抗体发生率低,疗效显著,安全性更佳。‍‍‍‍

 

不过,二者都尚未披露具体的销售表现。

 

至于其他在研竞品,尤其是多靶点策略方面,本土药企的探索也持续活跃。其中,信达生物的GLP-1R/GCGR双重激动剂玛仕度肽已于2月提交了相关上市申请,有望夺得“首个国产双靶点减重药”之名。

 

根据既往数据,在以中国人群为主开展的临床研究中,接受治疗48周后,玛仕度肽可使患者体重下降18.6%,这个程度甚至高于礼来的Zepbound、诺和诺德的Wegovy。

 
 

长于销售、推广的恒瑞医药,也在加速冲刺。5月,其GLP-1R/GIPR双重激动剂HRS9531已启动治疗肥胖的III期临床,如果进展顺利,预计将于2025年7月完成研究。

 

三靶点激动剂方面,华东医药子公司道尔生物开发的FGF21R/GCGR/GLP-1R三重激动剂DR10624,已完成中国I期单次给药剂量递增研究,并在新西兰开展肥胖合并高甘油三酯血症的Ib/IIa期临床,预计2024年底前完成。

 

另外,联邦制药也储备了一款长效GLP-1/GIP/GCG受体激动剂UBT251,已获得NMPA、FDA批准开展超重或肥胖等临床研究。

 

最近更新进度的本土药企,是去年6月刚登陆港股的来凯医药。5月13日,该Biotech表示,自研ActRIIA单抗——增肌减重新药——LAE102的临床申请已获NMPA批准,公司正加速I期临床试验准备工作,即将启动肥胖症受试者招募。

 

很明显,这些国产药物都存在长短不等的商业化时间窗。而与之相对应的是,海外巨头并未停下扩大市场的步伐。

 

3月,诺和诺德表示,Wegovy预计今年在中国上市。欧洲市值第一的名头,并未让诺和诺德知足。相反,它正计划斥资5.56亿美元,以扩建其1994年开设的天津工厂,这是继2023年初向该工厂投资1.64亿美元后的又一布局。

 

礼来也在摩拳擦掌。2023年8月,Zepbound用于成人长期体重管理适应症的上市申请被NMPA受理。几乎没有悬念,这家即将成为万亿美元市值巨头的药企,还会在中国的减肥市场占据第一梯队。

 

问题在于,本土药企的成本或者营销优势,能在多大程度上对冲MNC的跑马圈地窗口期?或许,这很快会从信达生物等第一批抢滩者身上显露出来。

 

主要参考资料:

1.Amgen Stock Is Having Its Best Day Since 2009. Why Wall Street Is Excited About Its Weight-Loss Drug.,Barron's

 

2.Amgen shares soar as executives outline obesity drug push;BioPharma Dive

 

3.Chasing Novo and Lilly: The obesity drugs that could challenge Wegovy and Zepbound;BioPharma Dive’s

 

4.Chinese pharma to ride on the global GLP-1 drugs bonanza;Nomura

 

5.Riding GLP-1 wave, Novo Nordisk lays out $560M to boost drug production in China;Fierce Pharma

 

6.中国GLP-1类“减肥”新药3期临床试验一览;医药观澜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6号一区1号楼6层62室

电话:010-83634390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纳米科技园E栋1704室

同写意

图片名称

写意宣发

图片名称

同写意Biotech

图片名称

同写意微服务

图片名称

©2022 同写意(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